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431章 學狗叫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袁紹道:“這個你不用管,你說吧,是否臣服。”

    “臣服如何,不臣服如何?”

    張云對袁紹的智商很佩服,既然他想玩,不介意玩下去。

    葉璇在旁邊聽著兩人的對話,心驚肉跳,張云或許不知道袁紹的身份和地位,但袁家在新美麗集團可是有股份的,而且股份還不小,股東大會,袁家看不上這點錢不愿來而已。

    這也是為何袁紹會直接找上新美麗集團,柳蜜阻攔了一下,被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葉璇聽說過袁紹這個人,名聲很差,但無人敢惹,比鐵二少還要臭名遠揚,最喜歡面子,誰給他面子,就可以得到里子,誰不給面前,祖宗十八代可能要被挖出來鞭尸。

    葉璇朝張云使眼色,示意不要沖動。

    張云好似不見。

    “臣服很簡單,你立刻發出一個公告,說自己狂妄自大,沒有資格挑戰我三爺,然后跪在落花橋三天三夜謝罪,我找機會跟三爺求情,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袁紹早就幫張云想好出路,而且覺得非常人性化,微笑道,“你要知道,有時候放下身段和狗屁不值錢的尊嚴,可以活下去,是一件非常劃算大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臣服呢?”張云來了興趣,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臣服?”

    袁紹想了想,長長嘆口氣,無奈道,“那可就麻煩了,我這個人非常記仇,而且不喜歡別人不給面子。我會扭斷你的雙手,然后慢慢折磨你,直到你后悔為止。后悔不要緊,因為我不會原諒你,繼續折磨你,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厲害。”

    張云真感覺到袁紹有嚴重的心理問題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答應了?”袁紹笑道。

    “剛才他用那只手打你?”

    張云沒有回答,走到柳蜜旁邊,關心道:“說吧,沒關系,我給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柳蜜表情猶豫,看了一眼葉璇,小聲道:“左手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想死啊?”

    保鏢不屑一笑,諷刺道,“她不長眼睛,擋住了袁少的視線,我打一巴掌算是輕的,如果是其他時候,我直接撕爛她的嘴巴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時候,保鏢忍不住露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可是保鏢還沒有反應過來,張云已經在眼前消失,跟著,臉龐火辣辣的疼痛,身體仿佛騰云駕霧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清脆的掌聲回蕩在辦公室,余音繞梁三日。

    保鏢重重砸在墻壁上,然后落在地板,抬頭,憤怒的瞪著張云,吼道:“你敢打我!”

    張云面無表情,像是換了一個人,整個辦公室充斥冰寒的氣息,走到保鏢面前,一把將他提起來,淡漠道:“既然你那么喜歡欺負人,我今天好好教教你。”

    張云抓住保鏢的左手,直接折斷,骨頭從關節刺出,觸目驚心,看得葉璇和柳蜜尖叫,急忙捂著眼睛。

    保鏢慘叫不已,渾身痙攣。

    這還不夠。

    張云扭斷保鏢的左手,一腳踩在他的腿骨上,啪的一聲,保鏢手腳斷裂,痛得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隨手將保鏢丟開,張云看向目瞪口呆的袁紹。

    袁紹張大嘴巴,瞳孔緊縮,說話結巴起來,顫聲道:“張云,你別亂來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    張云走向袁紹,腳步在辦公室回響,重重砸在袁紹的靈魂上,仿佛每一個腳步,在他的心靈深處捶打,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面對面。張云盯著袁紹的眼睛,咧嘴,微笑道:“你剛才讓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袁紹叫道:“你不要亂來,我可是袁家的少爺,袁八是我的三爺……”

    揪住袁紹的衣領,張云拎小雞一樣走到窗前,望著外面的天空,感受著金色的陽光傳遞的溫暖,嘆息道:“你太笨了,而且你弄錯了一件事情。袁八都不敢當著我的面前欺負女人,你覺得自己是誰。你比袁八身份低了不止一層,居然敢在我面前撒野。”

    袁紹掙扎,叫道:“你放開我。”

    張云冷漠道:“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,一個跪下,學狗叫,一個我從恍惚將你扔下去。”

    葉璇色變。袁紹更是膽寒,感覺到張云強烈的信心,嚇得半死。

    “不要亂來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保鏢剛從震驚中恢復過來,同伴一下被打成殘廢,著實嚇得不輕,見主子有難,急忙沖上來,卻是被張云一腳踹飛,狠狠飛出十米外,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腳傷了內臟。

    袁紹終于慌了。他渾身如篩糠般顫抖,求饒不已。

    但張云面無表情,將他提起來,準備丟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跪下!”袁紹暗罵瘋子,不敢再拿袁家威脅,大叫道。

    張云將他丟在地上,目光冰寒。

    袁紹還想說兩句,可是看到張云的眼睛,一道冰涼從腳底傳到頭頂,渾身無法動彈,駭然不已。

    好恐怖的眼神!

    袁紹只是看一眼,渾身顫抖,不敢動彈,似乎一旦有所動作,對方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撕成碎片,那是不可能對抗威壓,再也不存僥幸之心,急忙跪下,道:“張云,大哥,我錯了,給我一次機會,我有眼不識泰山,求你放過我吧。”

    張云繼續望著他。

    袁紹咬破嘴唇,再也不敢囂張,開始學狗叫。

    汪汪!

    袁紹強忍著屈辱,但更多是恐懼,當著眾人的面學狗叫。

    葉璇眸子不可思議,呆呆看著跪在地上學狗叫的袁紹,雖然初次見面,但久聞大名,如雷貫耳,活生生的袁家少爺出現不到一個小時的囂張之后,變成喪家之犬。

    柳蜜則小嘴微微張開,難以形容內心的情緒,在被打的時候,聽到葉璇說袁紹的身份,從未想過報仇,寧愿咬嘴牙齒往肚子里吞,不敢有所憤怒,現在袁紹跪在面前,恍如做夢。

    兩女看著張云的目光變了。

    如果以前是小驚喜,張云可以做到意想不到的事情,那么現在終于明白張云的狂到底多可怕,堂堂云省四大家族,袁家少爺被迫跪下,受到的侮辱無可想象。

    她們不用想就知道袁紹內心深處的仇恨與憤怒。

    張云到底是何方神圣,壓得袁紹抬不起頭?

    葉璇覺得得好好審視一下,隱隱覺得錯過了重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袁紹跪在地上,叫了兩聲,干笑道:“可以了嗎?”

    張云一巴掌打在袁紹臉上,冷冷道:“以后欺負人的時候想想今天,我估計你以前做過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吧,不然因果報應,不會讓你得了絕癥。”

    袁紹忙搖頭,突然,他聽到絕癥,色變道:“什么絕癥?”

    張云冷笑,捏住袁紹的手,往合谷穴按下去,袁紹渾身如電擊,一道道針刺的感覺傳遍全身,大聲慘叫,幾個呼吸,渾身是汗水,癱瘓在地上**。

    “合谷穴,連通你的腸胃,我看你氣色很差,而且掌心發紫,因為混亂的生活,使得出現透支,如果沒有看錯的話,你已經得了胃癌。雖然是中期,但是轉移到肝臟,不然你的手掌不會呈現紫色。”

    張云語氣平靜,說得好像不是癌癥,而是一種小病。

    袁紹渾身冰冷,急忙看向掌心,駭然之色。

    掌心竟然變成純紫色,好像水彩在上面涂抹一樣,臉色瞬間蒼白,袁紹呆呆看著張云,雖然沒有力氣說話,但是哀求之色身為明顯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我。”

    張云擺擺手,說道,“我都不忍心扔你下去,因為你再胡作非為,最多三個月,你會去見閻王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的話,你可以去醫院檢查。”不待袁紹說話,張云懶得跟他廢話,不耐煩道,“滾吧,我不想看見你。袁八我都不怕,何況是他的晚輩。”

    袁紹呆若木雞,問道:“我還有救嗎?”

    袁紹臉色變幻不定,他不是白癡,也多少知道一些東西,掌心變紫色,定然是身體出現問題,中醫講究望聞問切,望的就是神,體內五行出現問題會表現在氣色上。

    反正掌心紫色絕對不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他下意識的看向張云,覺得對方既然一眼可以看穿絕癥,意味著醫術高明,估計有辦法。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張云目光冰寒,滲透人心,在恐怖的壓力下,袁紹如同落敗的攻擊,不敢離開,嚎啕道:“神醫,你救救我好吧,我再也不做壞事,求求你給我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張云俯瞰著痛哭流涕的袁紹。

    一般人得知自己得到絕癥的時候,情緒反應不同,可是作為袁家的繼承人,年紀輕輕,竟然得了絕癥,意味著失去所有美好的東西。越有錢的人越不想死。

    袁紹得到絕癥,不至于百分百相信,可是已經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葉璇看到袁紹如狗一樣哀求,完全沒有來前的意氣風發,心情復雜。

    一言一行,張云平時吊兒郎當,可是關鍵時候,堂堂四大家族的少爺在他面前卻沒有反抗之力,一句話嚇得他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看來那些高高在上的少爺們,其實沒有想象的強大啊。

    葉璇發現越來越看不透張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最好面子嗎,我狠狠羞辱你,你不想報仇?”張云搖搖頭,問道。

    袁紹忙叫道:“不會,我對天發誓,如果今后再敢對神醫有半點怨言,我父母出門出車禍,我則死在女人肚皮上。”

    張云張大嘴巴,吃驚的看著袁紹。

    我曹,這種毒誓都發得出,果然夠賤。

    “神醫,怎么樣,我不會報復你的,求你放我一馬,讓我多活幾年吧。”

    癌癥,意味著不可治,誰不驚慌失措?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不能拯救。”張云沉吟起來,皺眉道。

    袁紹忙爬到他跟前,顫聲道:“神醫,如果你能夠治好我,我愿意給你做小弟,什么樣都行。”

    張云似笑非笑,問道,“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袁紹色變,但為了活命,咬牙答應。

    “這樣吧,我不是不給你機會,如果你完成我交代的事情,我可以給條活路,讓你多活幾年。”

    張云目光閃爍,沖著葉璇眨眼道。

    葉璇心跳加速,明白張云腦子里肯定有騷主意,不知道誰家孩子要倒霉。

    “鐵無花你知道吧。”張云拍拍袁紹的肩膀,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袁紹急忙點頭,眼巴巴的望著張云,道:“我跟他關系不錯……”但想到張云可能與鐵無花有仇,忙解釋道,“不過是一般朋友而已,神醫不要誤會。”

    “幫我打斷他一只手,我就幫你治療。”

    張云微笑道,露出鼓勵的眼神。

    袁紹色變,猶豫不定。

    鐵無花是鐵家二少爺,身份與自己相仿,如果兩人打架的話,估計會引起兩家的對抗,后果非常嚴重。

    見袁紹猶豫,張云嘆息道:“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袁紹為了小命,下定決心,咬牙答應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張云指著門口,笑道,“傍晚之前,如果你完成不了,我可沒有第二次機會。”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走势图500期 横沥派出所赚钱 手机也可以赚钱软件 最火最赚钱的微商是什 诚信彩首页 工地清包工赚钱不 拉菲彩票安卓 梦幻159师门赚钱 怎么利用淘宝平台赚钱的 幸运彩票群 收奖网赚钱可靠不 欢乐捕鱼4破解版 沈阳买个校车赚钱吗 代理什么服装赚钱吗 玩游戏挂机赚钱是真的假的 百胜彩票群 挂机赚钱网站源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