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五百三十六章 倒數第一?【三合一,盟主夢紅塵〃加更】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第一次與魔音師對抗,雖然對方的心境刻度不如他,可實力要強的多,全力抗衡,都力有不逮,哪還有功夫四處旁觀。

    因此,張懸根本沒想到,面前那個慘白的臉是吳長老,還以為有人想要對他偷襲。

    一槍抖動,用盡了全力,天道槍法化作一道光芒,筆直來到跟前。

    對面的吳長老剛松了口氣,還沒來得及反應,就看到一桿長槍筆直抽來,瞳孔一縮,想躲閃已然來不及,直接被抽中胸口,倒飛而出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貼在了墻壁上,變成了一個“大”字。

    “我日!”

    誰都沒想到,樂曲結束還有這種變故,一個個眼珠子凸出,臉色漲的透紅,快要吐血。

    這可是吳長老,萬國城唯一的魔音師,化凡四重巔峰強者,人人都畏懼的存在,被一槍抽的貼在墻上,如同一張大餅……

    要不要這么夸張?

    “吳長老,你怎么……跑我跟前來了,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眾人驚訝的長嘶,張懸也反應過來,認出了對方,臉色一紅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不是考驗心境嗎?跑過來干啥,我還以為有人圖謀不軌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咳出兩大口血,吳長老這才緩了過來,從墻上掙扎著爬下來,一臉抓狂。

    這叫啥事。

    堂主跟他說,只是個測試,他也以為很簡單,興致勃勃的來了,做夢都沒想到,差點掛了。

    對方的敲擊陣盤的聲音,不停攻擊瘋魔曲的缺點,如果不反擊,靈魂必然受損,被逼無奈只能一步步靠近,增加攻擊力……

    結果,連堂主都要忌憚的音波,落到對方身上,跟玩似的,一點作用都沒起也就罷了……人家甚至都沒覺察到威力增強了!

    我了個草啊!

    連魔音都能對抗,絲毫不受影響……蘇凡、凌恒宇這兩個家伙,到底找了個什么樣的怪物?

    強烈的郁悶讓他都覺得有些懷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也不怪你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音波對攻,誰都無法克制,對方也非本意,深吸兩口,調整了一下,吳長老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雖然滿是不甘,也沒辦法,堂堂長老,總不能去找這家伙的麻煩吧!

    而且……不找麻煩都這么慘了,真要去……怕再無法活著回來!

    還是……就這樣算了吧!

    “檢驗一下!”

    取下墻壁上的陣盤,對一側負責檢驗的名師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接過陣盤,仔細數了數上面的紋路,這位名師隨即宣布:“四百三十一畫,每一個紋路輕重相等,力量均勻!”

    “四百三十一畫?豈不和若歡公子的紋路相同?”

    “還真是……用槍硬生生刺出這么多畫?”

    “我還以為他是亂敲,沒想到,真敲出了紋路,太厲害吧!”

    “相同的筆畫,那……誰是第二?又或者并列第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到成績,所有人一愣,同時嘩然。

    本以為這位張懸拿長槍亂敲,只是濫竽充數,陣盤上的紋路必然雜亂不堪,縱橫交錯,甚至都有可能沒留下什么痕跡,做夢都沒想到,居然和若歡公子的成績完全一樣!

    二人紋路相同,都比馮莫生少了一畫……那名次如何確定?

    總不能有兩個第二吧!

    “他也是……四百三十一畫?”顯然也沒想到這位張懸會有這種成績,若歡公子臉色一沉。

    他用刻刀,憎死憎活,排除萬難,才弄出這么多,對方長槍抖動,又是敲聲,又是亂扎,得到了同樣多的紋路,真的假的?

    “看來,我們都小瞧他了,這家伙沒那么簡單!”

    眉毛一揚。

    聽對方只是個二星名師,根本沒當成對手,現在看來,比想象中要厲害的多。

    用長槍在幾米外雕刻陣盤……換做以前,絕對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即便親眼看到,都覺得滿是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不過……想和我打平,沒那么容易!”嘴角一揚,若歡公子冷笑。

    就算和他同樣筆畫,又怎樣?他還有底牌在手,不覺得一個從鄉下王國來的土包子,能夠與之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“厲害!”

    馮莫生也滿是佩服。

    他用的刻刀,也才比對方多刻畫了一道而已,不愧是長老力薦的人物,可怕!

    本以為他算是這次選拔冒出來的黑馬,沒想到,與對方一比,只能算得上一頭黑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人的議論聲中,六塊陣盤,被平放在桌子上,上面滿滿的紋路,彰顯著剛才的成績。

    “還請堂主評判!”

    負責檢驗的名師,對康堂主抱拳。

    “嗯!”點點頭,康堂主和蘇長老等人來到跟前,將所有陣盤都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剛才統計的不錯,現在宣布第一關考核的成績。”

    環顧一周,康堂主道:“馮莫生四百三十二畫第一,君若歡、張懸四百三十一畫并列第二,付笑塵四百二十七畫第四,洛溪四百一十一畫第五,杜虎四百零七畫第六!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最后馮師得了第一!”

    “這個張師也夠厲害的,一出現就和若歡公子打了平手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本來我還以為是個沽名釣譽之輩,沒想到如此有實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方嘩然。

    眾人都以為若歡公子和付笑塵,能夠脫穎而出的,誰都沒想到,殺出了馮莫生和張懸這兩匹黑馬。

    “好了,第一關考核結束,現在進行第二關……”

    宣布完成績,環顧一周,康堂主正想進行下一場考核,就被一個聲音打斷。

    “堂主,剛才的成績我覺得有問題!”

    眾人齊刷刷看去,就見若歡公子一臉笑意的走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哦?”康堂主看過來。

    “第一關考核前,吳長老曾說過,誰能在瘋魔曲的干擾下,刻畫的紋路最多,最細膩,誰就是冠軍!”若歡公子道:“不知可對否?”

    “這話我說過!”吳長老點頭。

    此時的他,經過調息,已經恢復了不少,只是臉色略顯慘白,精氣神也有些萎靡。

    “那就對了,你們剛才只數了紋路,并未……觀察細膩!”若歡公子輕輕一笑。

    “細膩?”

    眾人一愣,就連康堂主也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這玩意怎么觀察?

    難道看誰刻畫的紋路細?這和刻刀的深淺有關,和心境沒有半毛錢關系吧!

    “很簡單,我剛才在陣盤上,并不僅僅雕刻出了紋路……諸位請看!”

    幾步來到剛才刻畫的那個陣盤前,手腕一抖,刻刀出現,連續在上面畫了數十筆。

    這些筆畫十分簡單,只是將不少分割的紋路,連接在一起,可就這樣一連接,陣盤上雜亂無章的紋路,立刻發生了變化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聲清鳴,一朵巨大的牡丹花,出現在眾人眼前,靈氣環繞,團團盛開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……一幅畫!”

    “若歡公子在那種環境下,用陣盤雕刻了一副五境的作品!”

    “難怪他的筆畫明明比馮師少,還如此自信,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“五境畫作……這可是三星書畫師才能畫出來的,早聽說若歡公子輔助職業中,有書畫師,現在看來的確如此!”

    “厲害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嘩然,就連康堂主,都忍不住側目。

    能在瘋魔曲影響神智的情況下,給花朵賜予靈性,做出五境畫作……這位若歡公子的心智、心境,已然達到極其高深的境界!

    難怪如此自信!

    刻畫紋路,只是最簡單的表現,而有規則的刻畫,并且形成書畫……這才是實力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,短短三分鐘,想要畫出五境作品都難,對方還是在瘋魔曲的攻擊下完成……天賦、能力、心性,無一不顯得可怕!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!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,康堂主滿也意的連連點頭。

    他的輔助職業,沒有書畫,因此并未看出,不過,親眼看到牡丹花出現,知道其中的難度。

    若歡公子是他的親傳學生,表現的逆天,也覺得面容有光,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“馮師只在上面刻畫了四百三十二道紋路,我的紋路少,并非刻畫不出來而是……作了一幅畫,孰強孰弱,還請堂主重新裁決!”

    若歡公子一臉自信。

    “嗯!”康堂主點點頭,環顧一周:“不知其他長老什么意見?”

    “筆畫雖然只少了一道,但……卻作出了一幅畫,明顯若歡公子更勝一籌!”

    “在瘋魔曲下,作出五境作品,這份心智,讓人佩服!”

    “我認為若歡公子應該第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諸多長老都給出了意見,這位君若歡第一。

    在場的所有名師,也沒有任何疑問,甚至馮莫生都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他刻畫的紋路雖多,可對方更加細膩,每一畫都有用處,明顯比他這種胡亂刻畫要強大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大家沒意見,我現在就宣布,若歡第一,馮莫生第二,張師第三,付笑塵第四,洛溪第五,杜虎第六!”

    見眾人沒有意見,康堂主朗聲宣布。

    “若歡公子還是強大,不愧是奪冠的熱門人物!”

    “第一關輕松拿到第一,保持了優勢,現在就看后面的成績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人全都點頭。

    見自己果然得到了第一,落花公子輕輕一笑,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張懸,眉毛一揚:“張師,不好意思,看來不能和你并列第二了!”

    你不是剛才弄的動靜很大嗎?那樣又如何?不還是乖乖的敗于我手,成為第三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沒想到這家伙得了第一還要踩呼自己一下,張懸無奈的搖搖頭,看向康堂主:“這個……只要更細膩,成績就會更好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康堂主愣了一下,還是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呃,那就好!”

    說完張懸轉頭看向平放在桌子上的陣盤,臉色一沉:“都這半天了,裝什么裝,還不給我滾起來干活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話音結束,一聲靈性激蕩的清鳴,剛才他刻畫的那個陣盤,“呼!”的運轉開來,周圍的靈氣立刻被瘋狂抽取,匯聚成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“靈性激蕩……這是……有靈性的四星聚靈陣?”

    吳長老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做為四星陣法師,吳長老對陣法了解的極多,知道陣盤的雕刻難度。

    就算他這種實力,雕刻四星級別的聚靈陣陣盤,也需要至少一周時間。

    對方用長槍,扎了三分多種,就刻出一個來……最關鍵的是,還是有靈性的!

    這、這……也太逆天了吧!

    三級空白陣盤,只能雕刻三級陣法,這是定論,不但雕刻出四級,還具有靈性……對陣法的理解達到了什么層次了?

    至少他比不上!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……還是在對抗的過程中做到的。

    他被震的暈頭轉向,大口吐血,人家非但沒覺得啥,還弄出一個有靈性的四級陣盤……

    吳長老只覺得無比心塞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雕刻陣盤,繁瑣復雜,每一步都要精心設計,不允許出現一點錯誤,用長槍雕刻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歡公子的五境畫作與之一比,根本不在一個檔次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差的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靈氣匯聚,房間所有人全部啞然,一個個瞪大眼睛,見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若歡公子更是不停顫抖快要瘋了。

    本以為,弄出一幅畫,就很厲害,很強大了,怎么都沒想到,這家伙……直接弄出一個四級陣法!

    四星陣法師,沒有瘋魔曲都很難做到,一個不足二十的小家伙,一邊弄的吳長老吐血,一邊做到了……

    太逆天了吧!

    最關鍵是……這個陣盤還有靈性!

    同樣有靈性,他的書畫,和對方相比,差了不下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根本不是同一個概念。

    還想著這次肯定第一了,怎么都沒料到,一眨眼就被掀翻在地,還被狠狠踩了好幾腳……

    若歡公子欲哭無淚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,剛才就不嘚瑟了,剛說完不能和人家并列第二了,結果……只有他一個人第二……

    這臉打的!

    正在滿臉郁悶,就聽到對方的聲音響起:“我這個陣法,應該算細膩嗎?”

    “咳咳,算!”

    康堂主臉色一紅。

    對方都雕刻出陣法了,他竟然沒看出來,想想也真夠丟人的。

    最關鍵的是……一場比試的結果,要改口兩次,這次參加選拔的,都是啥樣的人物?

    “第一關考核,張師第一,記六分;若歡第二,記五分,剩下的以此類推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繼續糾結下去,只會更加丟人,康堂主快速宣布了成績,這次見眾人再無異議,松了口氣,道:“好,現在開始第二項考核——修為檢驗!”

    “想成為名師,修為至關重要,名師號稱同級別無敵,不光能看出缺陷,更重要的是,自身修為鞏固,力量渾厚十足!”

    “當然,修為和足夠資源以及名師指點有關,咱們每一位的出身不同,修為不同,統一比武,肯定不公平!”

    眾人點頭。

    像若歡公子,出身萬國城四大家族之首的君家,老師更是康堂主,一開始就得到了最優渥的條件,再加上年紀又大,實力強,無可厚非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像洛溪、杜虎,出身偏遠王國,修煉條件遠遠不如,年紀也小了一些,與之比武,肯定不公平。

    “因此,我和其他長老商議,由白長老壓制修為,和他們戰斗,同樣修為下,堅持的回合越多,證明實力越強。這樣不但能檢測修為,還能看清楚一個修煉者遇到危險時的判斷和決策,考核實力,也就更加準確。”

    康堂主接著道。

    “壓制修為比斗?”

    “參加選拔的,修為不一樣,兩兩戰斗,肯定不好,就好像付笑塵付師,已達到化凡三重巔峰。而那位張師,才化凡一重巔峰,兩者都不用戰斗,就知道沒有懸念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讓白長老壓制修為與其相比,都一樣的修為,誰堅持的回合多,誰就獲勝,相對來說,更加公平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長老身為四星名師,無論對武技的領悟,還是理解,都不是他們能夠比擬的。就算壓制到同樣實力,與之戰斗,他們也不可能勝出,而根據落敗回合的多少判定強弱,又不受傷,又能分辨出強弱,不錯!”

    “嗯,白長老的戰斗力,除了康堂主幾乎無人能敵,再加上公平無私,這個規則我沒異議!”

    聽到第二場的規則,所有人同時點點頭。

    參加選拔的六個人修為不同,無法做到公平比試,既然如此,就讓一位長老,壓制修為與他們分別進行比試。

    壓制到相同修為,憑借落敗回合來確定名次,同樣可以證明實力。

    算是最公平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見眾人同意,康堂主點了點頭,看向不遠處一位老者:“麻煩你了!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!”老者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白長老,白恒!

    “你們放心,壓制修為后,我會用盡全力戰斗,誰都不會留情!能堅持幾招,就是幾招,我白恒,以名師的尊嚴擔保,不會徇私舞弊!”

    來到眾人跟前,白長老眉毛揚起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白長老公正無私,這點我們毫不懷疑!”

    若歡公子、付笑塵等人忙道。

    白長老是整個名師堂,聲望很高的長老,化凡四重巔峰,實力只比康堂主弱一些而已,為人公正,再加上又以名師尊嚴擔保,肯定不可能做出放水的事。

    完全值得相信。

    “既然沒有異議,那就準備一下,各位可以使用兵器,也可以赤手空拳,用你們最擅長的招數手段,與白長老交戰。不過……為了公平和保密,各位的交戰,是密閉的,具體回合,會有特殊的陣法,顯示在墻壁上,無法作假,而交戰的具體內容,不會公布于眾!”

    康堂主繼續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樣安排,其他名師再次點頭。

    每一個名師,都有自己的絕招,不想被外人知曉,如果在眾人眼前施展,很容易傳出去,到時候,保命絕招就沒了效果。

    在密閉環境下比試,只顯示回合,不泄露秘密,就會安全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等著!”

    大手一揮,白長老轉身向大廳里面的一個小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們誰先挑戰?”

    見白長老準備就緒,康堂主轉頭看向眼前的六人。

    “我先來!”

    付笑塵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本來有沖冠的實力,結果第一關只得了個第四,讓他滿是郁悶,胸口憋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心境上,他可能不如馮莫生、若歡公子,但實力,有自信,不弱于任何人!

    “嗯,小心!”康堂主滿意的點點頭,交代一句。

    “多謝堂主提醒!”

    付笑塵抬腳向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他一進入,眾人眼前白色的墻壁上,光芒一閃,一行數字換換出現。

    一!

    二!

    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……

    數字不斷跳動,向上攀升,很快就達到了“十”。

    “已經開始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壓制相同修為,能在白長老手下堅持十招,這位付師也夠厲害的!”

    “還用說嗎?付師可是海長老的學生,千海拳早已修煉到爐火純青,就算白長老無敵,同級別下,想要將其擊敗,也需要最少十五招以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千海拳,浪濤無盡,潮聲不絕,的確強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能堅持多少個回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墻壁上顯示的數字,眾人知道,雙方已經開始,并且超過了十招,一個個激動的拳頭捏緊。

    白長老實力強勁,哪怕壓制修為,能在他全力攻擊下,堅持超過十招,也足可以四處炫耀了!

    強者壓制修為,就算與你相同修為,但對戰斗的理解,完全不一樣,達到了另外一個層次,修為低的,怎么可能獲勝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眾人震驚的眼神中,跳動的數字終于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三十一!

    緊接著房門打開,付笑塵走了出來,雖然身上看起來有些狼狽,眼中卻釋放出興奮地光芒。

    親身經歷,才知道白長老的強大,盡管壓制到和他相同的修為,也完全不是對手。

    要不是底牌盡出,用盡了最強的絕招,能堅持二十招就不錯了。

    三十一個回合,拿不了第一,前兩名肯定能夠保住。

    “厲害!”

    若歡公子看了一眼走過來的青年,神色也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抗衡了這么多回合才落敗,就算是他,都感到了極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“若歡公子,讓我看看你的成績吧!”

    來到眾人跟前,付笑塵看向若歡公子,目光閃爍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氣,君若歡一咬牙,走進房間。

    呼呼呼呼!

    時間不長,一連串數字跳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說若歡公子能堅持多少招?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他和付師的實力差不多,不相上下,后者能堅持三十一招,他應該也不會差太多吧!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!”

    看到數字不斷增加,眾人的臉色也越來越凝重。

    君若歡、付笑塵,這兩位選拔前呼聲最大的,不少年輕一輩的偶像,所有人都想知道,對戰斗的領悟,誰更強大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付笑塵堅持的時間更長一些!”

    康堂主開口。

    “哦?”蘇長老疑惑的看過來。

    “笑塵心境沉穩,擅長防守,若歡出生太過優渥,心高氣傲,遇到危險,只會更狂猛的攻擊,這種攻擊對其他人有用,而對……白長老,作用不大!”

    康堂主分析。

    “這倒是!”蘇師、凌師同時點頭。

    君若歡,號稱四大公子之首,絕不是恭維,而是憑借拳頭,從年輕一輩一步步打出來的。

    正因為太強,所以驕傲。

    驕傲的人,防守必然要差一些,這種情況,同級別可能無法察覺,可面對戰斗經驗的白長老,肯定要吃虧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幾人正在交談,墻壁上的光芒緩慢消失,一行數字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
    三十!

    果然和康堂主猜測的一樣,若歡公子的成績,不如付笑塵,三十招就堅持不住,差了恰巧一招。

    “差了一招?”

    “你們說會不會和剛才第一關測試一樣,留了什么后手,看起來一招之差,實際上卻能獲勝?”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!比試,是實打實的交戰,一招一式硬打出來的,少一招,就是一招,無法取巧的!”

    “也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三十招,和之前一樣,有人疑慮,不過隨即恍然。

    比武和之前的雕刻陣盤不同,多一招就是多一招,根本沒辦法作假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議論聲中,房門打開,若歡公子走了出來,搖搖頭一臉苦笑。

    以少一招的情況,敗于付笑塵,就算是他,都沒料到。

    不過,也沒辦法,白長老雖然將實力壓制的和他相同,可攻擊如同潮水,綿綿不絕,就算他用盡了全部力量,三十招已經是最大努力,多一招都堅持不了了。

    輸就是輸,也不算虧。

    “我來吧!”

    見他出來,一側的馮莫生深吸一口氣,抬腳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一陣光芒閃爍,上面開始顯示數字,時間不長,馮莫生臉色泛白的走了出來,數字定格在二十八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成績,付笑塵、若歡公子同時松了口氣,齊刷刷將眼睛落在不遠處的張懸身上。

    他們三個都考核完了,要說最有可能改變局面的,就是這家伙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他的戰斗力如何,但能憑借音樂,將吳長老弄的如同瘋了,肯定不簡單。

    不過,讓他們失望的是,張懸并未著急進入房間,而是洛溪和杜虎提前走了進去,讓人驚訝的是,上次成績最差的杜虎,這次竟然也堅持了二十八招,和馮莫生相同。

    至于洛溪,就稍微差了些,畢竟是女子,體能上吃虧,只堅持二十四招就徹底落敗。

    “輪到張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知道他能不能和第一關一樣,成為最大的黑馬!”

    “我看夠嗆,修為越接近白長老,對戰斗的理解越強,堅持的時間肯定也就越長,反之越短!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見張懸向房間走去,眾人壓低聲音。

    壓低修為戰斗,也沒有想象中的絕對公平,化凡四重強者壓成一重戰斗,肯定比壓成三重戰斗,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就好像研究生做大學生的試題,雖然能夠完成,肯定也有些吃力,做學前班的題目,就會非常容易了。

    這位張師的實力,在眾人中最低,白長老壓低三個大級別對戰,必然更加輕松。

    “你說他能堅持幾招?”

    康堂主看向不遠處的蘇師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我也不知道,不過,白長老的實力,我很清楚,壓制到化凡一重巔峰的話……就算二重中期強者,都能輕易斬殺,張師恐怕堅持不了多久!”

    蘇師遲疑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他雖然對張懸很有信心,可里面那是白長老,化凡四重巔峰的超強人物。

    這種人對力量的掌控,和對武技的理解,都達到了一種極為高深的地步,壓制到相同級別,他都不是對手,這位張師,想要保持多招不敗,難!

    “是啊,二十多天,連續增長三個大級別,就算天賦異稟,得到奇遇,對力量的掌控上,肯定也有些虛浮,如果我沒猜錯,應該十招以內就會失敗!”

    康堂主分析道。

    剛才蘇師已經說了,這個青年,二十多天就從宗師境,達到化凡一重巔峰,如此快的突破境界,即便是天認名師,力量上也必然有些虛浮!

    說十招內失敗,已經算是最樂觀的估計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這么覺得,不過……張師一向不能用常理揣測,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……”凌師插話。

    雖然他也覺得康堂主的分析,沒有一點錯誤,按照正常情況,十招都堅持不了,可……張師這個人,只要沒出結果,誰都猜測不到。

    “快看,開始了!”

    不光他們緊張,整個大廳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了過去,只見光滑的墻壁上,出現了一個數字……一!

    “嗯?怎么不長了?”

    看到這個數字“一”,眾人本以為會和之前其他幾人一樣,快速增長達到某個數值停下來,卻驚訝的發現,像是印在了上面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不會是……觀察陣法壞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這個陣法是吳長老親自布置,前面也都用的好好的,怎么可能無緣無故壞掉!”

    “那數字……怎么不動了?”

    “難道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什么,所有人全都愣在原地,滿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一招就敗了?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,若歡公子興奮地拳頭捏緊。

    一側的付笑塵也臉色一喜。

    二人一直擔心,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黑馬,會跟剛才一樣,來個一鳴驚人,沒想到才一招,就已經落敗。

    也對,化凡一重的小子,怎么可能擋得住白長老的攻擊。

    之前還以為,這家伙可能是他們通過選拔的最大障礙,現在看來,分明想多了,杞人憂天。

    “這成績也太差了吧……這種實力,也能參加名師大比?”

    “實力雖然不是大比的關鍵,可也十分重要,洛溪美女都能堅持二十四招,他一招就輸掉……也太快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實力不濟,心境再強又有何用,參加大比,會很快被淘汰!”

    明白過來怎么回事,眾人全都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第一關,這家伙驚才絕艷,連吳長老都整的瘋了,本以為,第二關就算不如之前,也能一鳴驚人,留下不錯的成績,做夢都沒想到……居然這么差!

    一招敗北!

    別說名師,就算是普通修煉者,也至少能堅持幾招!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康堂主、蘇師等人也對望了一眼,一個個滿臉發懵。

    他們推算過,張懸可能堅持不了十招,可……一招就敗什么鬼?

    “張師喜歡出人意料,這個結果,還真讓人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苦笑一聲,蘇師道。

    這位張懸每一次都能作出讓人想不到的事,就像現在,他們想過很多結局,都沒料到,一招就輸,敗的如此徹底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成績出來,我現在宣布結果!”

    搖了搖頭,康堂主環顧一周:“付笑塵堅持了三十一招,為冠軍。若歡公子三十招排第二,馮莫生、杜虎同為二十八招,并列第三,洛溪二十四招第五,而張師……只堅持了一招,為第……”

    宣布第二關的成績,還沒說完,就聽到房門“吱呀!”一聲打開。

    轉頭看去,只看了一下,康堂主眼睛立刻瞪圓,忍不住喊出聲來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(昨晚加班到兩點,汗,五點監考完趕緊回家修改完畢,三合一,偷懶三百字,八千七百多字。保底兩章,其中一章為咱們天道圖書館的第29位盟主【夢紅塵〃】加的。另外,從明天開始,更新放到晚上,晚上七點第一更,九點第二更。最后,繼續求一下月票!有的還望投一下。謝謝!)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走势图5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