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邢堂主懷疑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“多謝孫師!”

    心中震驚,卻也知道,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齊刷刷看向功法,將內容記下來。

    這套功法,人人都能修煉,代表著什么,他們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對方得到傳承,完全可以自己隱藏,不與其他人說,以此為基礎,能輕松招攬無數追隨者,成立一個大勢力,得到無窮的財富……甚至,也可以以此為資本,向他們提要求……為了先祖的秘籍,任何條件恐怕他們都會答應。

    但對方沒那么做。

    隨手就將其扔了出來,如同草芥……這份心境,這份大度,就是他們望塵莫及的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可笑他們居然還懷疑……

    只覺得臉色漲紅,三人恨不得有地縫鉆進去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覺得,人人都有私念,真正大公無私是不可能的……看到眼前這位才明白,世上真有這樣的名師!

    這種人,才真的無愧于“師”這個稱號。

    “孫師對我們青源帝國戰師堂,有傳藝之恩,也就是對我們所有人都有半師之誼,從今往后,但凡有所差遣,名師堂粉身碎骨,在所不辭!”

    將琉璃練心訣看了幾遍,確定人人都可以修煉,沒有任何問題,邢堂主向前一步,神色凝重抱拳道。

    雖然這套功法是心殿的開派祖師所留,但眼前這位修改過,也算是屬于他的功法。

    學習了對方的功法,就有授業之恩,半師之誼,這種情誼,是無法逃掉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青源戰師堂,都簽了一個巨大的人情,不是一言一語,一些小恩小惠,就能抹殺。

    “堂主言重了……”

    沒想到對方如此凝重,張懸急忙擺手。

    “這種恩情,怎么說都不嚴重!有了這套琉璃練心訣,我們戰師堂的整體實力,必然大大提升,再應對那個麻煩,肯定也就簡單了!”

    邢堂主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戰師堂的人,之所以這么快就被懸懸會蠱惑,加入其中,一來對方對戰斗的掌握,的確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;二來,就是諸多戰師心境修煉的不夠。

    現在有了這套功法,人人都能修煉,心境只要提上去,實力必然也會增加,三日后的交流會,誰勝誰負,真的也未可知!

    “這套修煉心法,認真修煉,會讓人神智清明,不受心魔的影響,對武技和戰斗的理解,的確都會有很大的提升!”

    點點頭,張懸突然想起件事情道:“對了,我也有些學生,在心境修煉上,差的一塌糊涂,可否將這套功法傳授給他們?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這都是戰師堂的,傳授給王穎懸懸會眾人,還是要與他們商議一下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這是祖師傳授給孫師,孫師又修改一番,一切由你決定便是!”

    邢堂主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幾個學生而已,不叫事!

    廖殿主、魏殿主也同時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這已經算是你的功法了,傳授給自己的學生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對他們戰師堂來說,沒有絲毫影響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替他們,謝謝戰師堂了!”

    張懸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王穎、劉揚以及懸懸會的眾人,大部分都很年輕,面對戰師堂經歷生死的諸多戰師,肯定要吃虧,學習了這套琉璃練心訣,或許就能解決心境上的漏洞,不至于臨場出現變故,讓交流也變得更順利一些。

    “孫師太客氣了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急忙抱拳。

    又聊了幾句,想起剛才的話,張懸忍不住道:“你們說的那個大麻煩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這是他第二遍詢問。

    對方答應將秘法傳給自己的學生,以及懸懸會的眾人,算是受了極大恩惠,如果能夠幫助對方解決麻煩,也不算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剛好他也有些奇怪,到底什么事能讓這么厲害的邢堂主都一籌莫展。

    “有勞孫師費心了,有了這套煉琉璃練心訣,我們有自信,能夠應對一切麻煩。”

    笑了笑,邢堂主道。

    對方將這套功法的傳授給他們,并且簡化到人人都能修煉,已經幫了很大的忙了,如果剩下的事情再無法搞定,他們戰師堂還有什么臉面活在世上?

    丟人也都丟死了。

    “堂主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剛結束,一側的廖殿主看了過來,悄悄傳音:“這位孫師單憑圣域一重巔峰的實力,就能躲過我們三人的聯手攻擊不被傷害……戰斗力之強,堪稱恐怖!如果能讓他指點我們的戰師,會不會讓他們的實力短時間內還能提升一大截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邢堂主愣住。

    眼前這位雖然只有圣域一重,但是戰斗經驗和對戰斗的理解,絕對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。

    就算他這位堂主,甚至諸多殿主,同級別恐怕都完全不是對手。

    如此厲害,比起懸懸會的人,必然強大不少,要是他肯出手指點的話……戰師堂的總體實力,肯定會短時間內再次大增。

    屆時,擊敗懸懸會,挽回尊嚴,也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“這雖然是好辦法,但……我們戰師堂,已經平白無故受了對方這么大恩惠了,繼續讓他為我們費心……實在過意不去!”

    邢堂主道。

    廖殿主的想法雖好,但……一直勞煩對方,非他所愿。

    再說,一個一等帝國的學院過來交流,戰師堂應付不了,卻找一個啟靈師幫忙……說出去都不夠丟人的。

    “也是!”

    明白了堂主的想法,廖殿主不再多說。

    “能夠應付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見對方如此自信,張懸知道追問多了,等于不相信對方,撓了撓頭:“其實,說實話,我還真有事情相求!”

    “孫師請講……”

    邢堂主忙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戰師堂,圣域一重以上的功法,可否借我一閱?數量越多越好,我最近修煉到了瓶頸期,需要海納百川,多多學習……”

    張懸道。

    在丘吾宮達到圣域一重巔峰,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,體內無論真氣、力量還是靈魂,都達到了極限,也該突破了。

    這么長時間一直禁錮在一重巔峰,想想都覺得有些羞愧,無臉見人。

    “圣域一重以上的功法,戰師堂的確擁有,不過數量沒有太多。”

    聽他要借閱功法,邢堂主愣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數量不多?”張懸疑惑。

    正常的名師堂,只要牽扯功法,都有數千上萬本,不多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戰師堂的功法秘籍,不像名師堂那樣,達到級別就可以申請。而是必須闖關,只有通過同一級別的最低實力要求,才能領取下一級別的法訣……”

    見他不解,邢堂主解釋道。

    名師堂,只要達到級別,或者積攢足夠的功勛就可以觀看下一個級別的秘籍,而戰師堂并非這種規定。

    戰師對同級別戰斗力要求極高,只有達到了這個級別的巔峰,修為穩固到無法晉升,通過考核,確定實力,才能得到下一個級別的法訣秘籍。

    不然相同級別下沒有積累渾厚,后面就會變得虛浮,再想晉升更高級別,再想同級別無敵就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們戰師堂,為戰斗而生,修煉的功法,比較統一,方便用來布陣,或者真氣交流……因此,功法秘籍,在數量上和名師堂就差了很多!”

    邢堂主繼續道。

    張懸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戰師其實就是名師的軍隊,軍隊修煉統一的功法,最為合適。這樣以來,戰斗中受傷也可以真氣互補,更容易布置出厲害的大陣。

    “當然,我們的功法,數量少,質量卻極高,應該對你的啟發更大,再說,就算少……幾百種也還是有的!”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眼前這位孫師,為什么要求功法種類越多越好,但是既然提出這個要求,必然有他的目的和想法,還是提前將話說清楚,免得過一會麻煩。

    “幾百種功法也可以,不知要去哪里才能看得到,又要怎么進行考核?”張懸問道。

    對于戰師堂的考核,他有些好奇,既然只有考核才能看到功法,不如過去看一下,順便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是悶頭苦修,具體達到了什么樣的水平,還沒專門測試過。

    “功法秘籍,都在內息殿,剛好我就是內息殿的殿主,孫師想去看的話,我可以帶你過去。”

    魏殿主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勞了!”

    張懸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對方的私事不想自己去管,也就懶得理會,既然來了一次戰師堂,怎么也要將實力,提升一些。

    “孫師客氣……”

    魏殿主不再多說,和邢堂主招呼一聲,二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見二人離開,廖殿主看了過來,臉上滿是疑惑:“堂主可聽說過,看秘籍多,能觸發靈感?秘籍看得越多,不是越讓人難以分辨真偽,思維也越混亂嗎?”

    “我沒聽過……不過,這位孫師,是真正的天才!恐怕和名師學院的那位張懸張師,都不相上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感慨一句,邢堂主突然一愣:“嗯?張懸張師,剛來青源城,這位孫師就出現了,而且二人的年紀看起來差不多,又都是天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廖殿主,我記得當初卓鼎風曾帶了張師的畫像,在什么地方?你取一份過來給我,當時我覺得只是個小地方的院長,并沒在意,也沒看過!”

    (感謝書友【書友20171007211634277】的五萬打賞!月底最后一天,月票不投就浪費了!)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走势图5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