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我不學了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“這是劍老人所留,只有領悟了劍道真解的劍修,才有資格接觸,并且破開封印,將我拔出!但具體如何才能做到,我并不知情……”

    長劍略帶尷尬。

    劍老人仙逝,將其封印在這后,就一直沉睡,只知道想要脫離石臺,必須符合劍道真解和領悟“劍”字的意義,找到所謂的傳人,至于如何將其拔出來,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不知情?”

    張懸搖了搖頭:“我試試吧!”

    這柄長劍,最少達到了上品圣器,對他有很大幫助,能夠收為己用,自然不會拒絕。

    身體一晃,來到跟前,握住長劍,手臂用力。

    長劍釘在上面一般,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皺了皺眉,張懸低頭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個天工物品,難怪……”

    以他的力量,就算是一座大山,也能輕易拔起,此刻卻連一個普通的石臺都沒辦法,原來長劍四周,不光有特殊的符文封印,更重要還是一個天工機關,一經咬合,沒有特殊方法,根本不可能開啟。

    “既然劍老人要領悟劍道真解才能得到傳承,想要拔劍,估計也有相同的要求……”

    推測了一下,雙手握緊劍柄,張懸眼睛閉起,剛剛領悟的劍道真解,頓時形成一道道劍意,在體內緩慢運轉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像是某種東西被激活,一聲轟鳴,一股特殊的力量從石臺四周,涌了出來,緊接著一道凌厲的劍氣,疾刺而出,將周圍籠罩。

    如同封印,張懸感覺自己的神識立刻被劍氣斬斷,再也看不到外面,同樣,外面的人,也看不到自己的情況。

    眉頭一皺,正想放開劍柄,就看到劍氣,緩緩在眼前匯聚,逐漸變成了一個老者。

    模樣有些瘦弱,但整個人如同一柄長劍,帶著鋒利之意,隨時都會刺破蒼穹。

    “劍老人?”

    張懸暗自警惕。

    盡管對方由劍氣匯聚,但其中蘊含了生前的意念,十分強大,就算他目前的實力,恐怕也難以抗衡。

    “老夫劍真,人稱劍老人!能將我留下的意念激活,看來已經領悟了劍道真解,有資格接受我的傳承了……”

    雙手背在身后,老者烏黑的雙眸之間,劍意流淌,似乎可以斬斷一切。

    “下跪,拜我為師,傳你靈虛三劍,以及破解石臺封印的方法!”

    “拜師?”張懸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“得我傳承,受我恩惠,自然要拜我為師!”

    劍老人聲音中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:“老夫的靈虛三劍,一劍破海,一劍汪洋,一劍凌天,皆是驚天動地的武技,帝國聯盟,無數人爭搶,都不可得!若不是重傷于此,又怎么可能,隨便傳與外人!”

    一般的高手,想要留下傳承,首先要考驗弟子的人品、秉性,劍老人來到這里的時候,已然堅持不住,再無法設置諸多關卡,只留下字跡和這個石臺,將長劍封印其中。

    不過,雖然無法考驗后人,但想要學他的功法,拜師是必須的。

    無師徒名分,如何放心傳承?

    “你花費心血,看懂我的留字,更年紀輕輕,領悟了劍道真解,想必,對我的傳承心動已久了吧!拜師之后,不光傳你三劍,還會將畢生對劍法的理解,傾囊相授,只要好好學,三百年內,成為帝國聯盟頂尖劍道宗師,不成問題!”

    劍老人語氣中帶著自傲。

    他對他的劍法擁有絕對的自信。

    對方千辛萬苦跑過來,苦心孤詣的研究自己的“劍”字,自然是想得到傳承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這位當老師的,也要擁有絕對的權威和身份。

    架子要擺足。

    “三百年內,才成為帝國聯盟的頂尖劍道宗師?太久了,我怕等不到!”

    滿臉為難,張懸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他必須趕在三十歲前成為九星名師,才能免除體內先天胎毒爆發。

    更需要明年四月份前,就擁有八星巔峰名師甚至更高的實力,才能將洛若曦從她失敗的“婚姻”中解救出來。

    三百年,只是帝國聯盟頂尖,和圣人門閥還有一定差距……太慢了。

    “等不到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劍老人眼睛瞇起,空中的劍氣頓時激蕩而出,刺得空氣發出嗚咽之聲:“是覺的我的劍法太過深奧,你沒自信成功?不對啊!能領悟我‘劍’字的含義,說明悟性不弱,靈虛三劍盡管繁瑣復雜,只要認真,還是有三成以上的機會修煉成功……當然,對我留字,領悟的時間越短,悟性就越高,練成的幾率也就越大!”

    他留字的目的很簡單,考驗一個人的悟性。

    沒有悟性,就算給了秘籍,也無法成功。

    因此,看懂含義的時間越短,說明悟性也就越逆天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年齡不大,應該參悟我‘劍’字的時間不長吧!”劍老人道:“不超過十年……練成三劍的機會將會達到六成以上,可否說一下……參悟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張懸撓了撓頭,仔細回憶了一下:“應該有個幾……十秒吧!”

    巖壁上的字體,他只掃了一眼,就收錄眾人的注解了,仔細算算,全部時間加在一起,應該有個幾秒鐘的時間……

    不過,直接說出來,太過駭人了,話到嘴邊,加了十倍。

    “幾十……秒?”

    劍老人一愣,漫天劍意晃動,似乎隨時都會崩潰:“你說只看了幾十秒,就看出了我留字的目的和意義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的留書,盡管只是一個字,卻蘊含了一百零七種劍法,一百零七種不同的劍意,如果猜的不錯,應該是留下了一種劍陣的傳承!方便更好的融合這么多劍意。”

    張懸笑了笑:“這種思維,還是很好揣摩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幾十秒鐘,就可以看出我留下了這么多劍法?”

    似乎沒從驚訝中走出來,劍老人滿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片刻后,想起什么,眉頭一皺,露出了一絲不悅:“小小年紀,居然投機取巧……你說你看出了我留字的含義,那我就考考你!如果還能看出,就相信,所言非虛!”

    他留下的劍法、劍意,十分隱晦,就算和他同級別的劍道大宗師,第一次接觸,也會發懵,搞不清到底怎么回事,眼前這位說,幾十秒就看出來,恐怕是投機取巧,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領悟。

    “考我?好!”張懸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施展劍招,你看看其中蘊含多少種劍意劍法!”

    哼了一句,也不見劍老人有何動作,張懸立刻感到一股殺氣狂涌而來。

    抬頭向他的眼睛看去,立刻看到了一片劍氣的海洋,宛如一個新的世界,流水變化,白云蒼狗,無處不劍,處處皆劍。

    “可看出我剛才的招數,蘊含多少種劍法?”

    做完這些,劍老人再次看來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張懸搖了搖頭:“沒看出來!”

    “如此明顯的劍意,都看不出來,還不是投機取巧?”劍老人滿是不悅。

    剛才施展的劍意,比起他的留書,簡單的多,這樣都沒看出來,對方說幾十秒就搞懂了他的含義,等于立刻揭穿。

    “我沒看出蘊含多少種劍法,卻看出了整整十七個漏洞!”

    張懸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能夠理解“劍”字,是因為無數先輩的注解,讓他親自領悟的話,沒有幾年時間,肯定也做不到……因此,對方的劍意閃爍的這么快,就算他達到了劍道真解,也是不可能只看一眼,就數的清的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為何要數?

    知道缺陷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十七處漏洞?信口雌黃!”

    劍老人面容發黑。

    “第一處,剛才的劍意,盡管雄渾,卻帶著駁雜之意,如果沒看錯,應該是一種困人的絕招,想要將人致死,極難!也就說,聲勢很好,威力不足!”

    “第二處,招數中,帶著攻擊元神的劍意,的確能讓其威力增加不少,但真正施展出來,對修煉者的靈魂和心境要求很大,一旦不足,非但不能進攻別人,還可能會被對手所趁,當場擊潰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四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第十七,招數大而散,輕而空,明明一招可以殺人,卻演變出十幾種變化,畫蛇添足,不外如是……”

    搖了搖頭,張懸淡淡的看過來:“不知我說的這些,可否正確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對方剛開始說的時候,他還不以為然,伴隨說得越多,劍老人的臉色越白,當說到最后一句時,已經全身顫抖,完全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身為劍道大宗師,自己施展的劍招,有何問題,還是知道一些的……對方只看了一眼,就全都挖掘出來,甚至說的比他這位修煉者都詳細……

    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如此悟性,如此眼力,學習靈虛三劍,必然很快就能成功……”

    震驚過后,是濃濃的狂喜,劍老人雙眼放光,再也忍不住,正想讓其拜師,傳授劍法,就聽到對面青年的嘆息聲響起。

    “隨便施展的劍法,都這么多漏洞,靈虛三劍肯定也浪得虛名……算了,劍法你自己留著吧,我不學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劍老人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百度搜索【】小說網站,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,所有小說秒更新。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走势图5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