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九百三十八章 異動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大墟,某處宮殿內。

    宮殿面積很大,方圓足有數百丈大小,地面鋪著幽綠色的地磚,四面的墻壁也是同樣顏色,使得殿內充滿了一股陰冷詭異的氣息。

    宮殿正中央,聳立著一座四方形狀的祭壇高臺,三個人影正站在臺上。

    這居中之人正是厄膾,六花夫人與鷹鼻男子則一左一右的侍立在旁。

    祭臺附近的地面上此刻一片狼藉,被打出了不少深坑,坑內散落了不少傀儡殘片,顯然經歷了一場激戰,結果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厄膾沒有理會周圍,目光望著祭臺頂端。

    祭臺頂端呈現圓形,光滑平整,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星辰符文,組成了一個復雜的星辰法陣。

    星辰法陣中央,插著一根血紅色的東西。

    此物大半沒入祭臺內,看不到具體是何處。

    耀眼的白光從星辰法陣內散發而出,形成一個白色光柱,將那血色事物牢牢守護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六花道友。”厄膾看了六花夫人一眼。

    六花夫人聞聲答應一聲,在祭臺上飛快忙碌,將一枚枚星辰禁制的布陣器具安插在法陣周圍,同時取出星瀾筆,飛快在法陣外面刻畫起來。

    足足忙碌了大半個時辰,他才停下手,赫然在祭臺上的星辰法陣外,又布了一道陣法禁制。

    六花夫人口中念念有詞后,屈指一點,一道白光從其指尖射出。

    祭壇外面的法陣驟然運轉,嗡嗡轉動,道道白光從中射出,沒入祭臺上的白色光柱內。

    這些白光并不強烈,但一沒入白色光柱中,光柱立刻遇到了克星一般,飛快潰散,露出里面血色事物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六花道友果然名不虛傳,如此輕易便破開了這星光天璇大陣。”厄膾眼見此景,滿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城主過獎了,不過還請快些,這反天璇大陣是我匆忙布下,很快便會失效。”六花夫人謙遜了一句,說道。

    厄膾聞言點頭,身形一動便登上了祭臺,朝著那血色事物走去。

    祭臺上的陣紋并未失效,被厄膾腳下一踏,立刻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樣,散發出耀眼白光,仿佛無數光箭射向厄膾。

    只是這些白光一靠近厄膾身體,便立刻黯淡下去,歸于平靜,絲毫沒能阻擋他的腳步。

    厄膾信步而走,幾步走到那白色事物旁,伸手將其抓住,然后用力向上一拉。

    血色事物綻放出耀眼血光,緩緩向上升起。

    此刻整個祭壇立刻隆隆晃動,連帶著周圍的大殿也顫動不已。

    厄膾對周圍情況絲毫也不理會,面色嚴肅,手臂之上隱現玄竅光芒,似乎拉出這血色事物,對他來說也不輕松。

    血色事物逐漸被拉出,卻是一根半尺長的事物,只是上面血光太過明亮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此物最后一點被拉出后,“砰”的一聲碎裂般的聲音浮現,祭臺上的所有白光盡數黯淡,上面的陣紋也變成了灰色。

    血色事物上的血光也盡數消散,露出本來面目,卻是一根半尺長的古舊鑰匙,通體血紅,似乎用某種古玉制作而成。

    鑰匙上面隱現一枚枚細小無比的符文,看起來并非凡物。

    “第二枚了。”厄膾看著手中鑰匙,口中喃喃說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城主。”鷹鼻男子恭賀道。

    六花夫人則一臉淡然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大墟某處地下的漆黑洞窟中。

    洞窟頂部的石壁上銘刻了一道道血色紋路,縱橫交錯,組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法陣。

    絲絲血光從法陣中散發而出,將漆黑空間照亮了些許,隱約能看到法陣下的地面上,站立了一個個人影。

    這些人影密密麻麻,一直延伸到了視野盡頭,不知多少個。

    洞窟頂端的血色法陣忽的劇烈閃爍了兩下,然后徹底熄滅,整個地下洞窟內徹底陷入了無盡的黑暗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地上站立的一個人影眼睛忽的一閃,亮起兩點白光,低垂的腦袋緩緩抬了起來。

    仿佛是一個引子,地下洞窟內的那些人影眼睛一個接著一個明亮,轉眼間整個洞窟被亮起了無數點白光,仿佛夜空中的星辰閃動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對于地下所發生的這些變故,韓立與石穿空二人自然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此時的他們,仍在祭壇下的廣場深處探索著。

    這座廣場的面積實在太大,二人又足足探索了大半天,才終于在深處找到了一座隱秘神殿。

    神殿高不過百丈,通體以巨大的黑色條石壘砌而成,外在并無多少雕刻裝飾,只是緊緊關閉著的兩扇巨大石門上,才浮雕著一片陌生的夜空星圖。

    “厲兄,我賭這座石殿之內,必有實力遠超之前的強大傀儡,你信不信?”石穿空望向石門上的浮雕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跟你賭了,賭贏了沒什么賺頭,賭輸了更是晦氣,不劃算……”韓立搖了搖頭道。

    兩人一路而來,搜尋了不少遺跡建筑,大多都是一無所獲,沿途還遇到了一些傀儡,實力都不如何強大,很快就都被他們收拾了。

    韓立看著眼前好似賭性不小的石穿空,總覺得他有什么地方和之前似乎不一樣了,這種細微的變化,并非是說外觀或者修為氣息,而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。

    原因韓立心中清楚,只是之后一路趕來,他再也沒有提過,反正不管石穿空怎么想,‘暴空界符’這筆賬,韓立是記在了心頭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韓立拋開心中雜亂心緒,說道。

    說罷,他當先一步走上前去,單手按住一扇厚重石門,用力向后一推。

    “隆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伴隨著一陣巨大的摩擦之聲響起,那扇石門向后退開,露出一道兩人寬窄的口子,里面黑漆漆的,傳來一陣陳腐的氣息。

    韓立略一打量后,一手握著那柄白色彎刀,閃身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石穿空緊隨其后,也跟了進去。

    兩人方一進入其內,神殿兩側的石壁上就“騰”的一下亮起一團火苗,繼而沿著墻壁上的石槽蔓延開兩道火線,將整個神殿照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空氣中隨之彌漫開一股有些甜膩的味道,似乎正是那油脂燃燒的氣味。

    在火光映照下,韓立一掃整個大殿,就發現在他們兩人身前不遠處的地面上,修建有一座不大不小的長方形水池,里面池水已經干涸,上面一橫一縱架著兩座白色的石拱橋。

    四周的石壁之上,雕刻著各式各樣的團花圖案,線條柔和卻又清晰立體,當中夾雜著一些各式異獸圖案,看起來十分精致華美。

    在神殿盡頭處,立著七八座黑乎乎的石像,其中正對著的兩個,皆是站立之姿。

    其中左側的雕像,是一名身材高大的魔族男子,一頭短發沖天高豎,生得尖嘴猴腮,獠牙外凸,身上穿著一件漆黑魔甲,手里還拄著一根紫黑色的齊眉長棍。

    那棍子不過兒臂粗細,上面雕刻滿了雷云紋路,看上去與雕像材質似乎并不一樣。

    在其右側的雕像,則是一名體態纖細的人族女子,容貌雕刻得極美,眉眼五官十分靈動,身上衣帶飄飛,看起來好似正凌空御風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其雙手捧在胸前,掌心之中托著一枚與其手掌差不多大小的血紅色鑰匙,在火光的映照下,折射出晶石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他們二人的下首位置,還分別單膝半跪著三個執戟力士,容貌全都一模一樣,坦露著肌肉隆起的上半身,看起來充滿了力量感。

    韓立兩人對視一眼,同時沿著身前的石階向下走去,來到了水池邊緣,各自打量了一下身前干涸的水池,一先一后走上了那座通往對面的石拱橋。

    兩人走到水池中央的拱橋上,忽然感覺身下大地微微一顫,心中皆是稍稍一緊,連忙左右查看了一眼,卻發現并無什么異樣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……”就在這時,橋下突然有一陣不慎明顯的水流聲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韓立低頭朝著那邊望去時,就發現水池底部似乎有一處泉眼,當中正有汩汩水流從中溢出,很快就蔓延到了整個水池中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石穿空也有些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古怪,我們還是先過去那邊再說。”韓立皺眉說道。

    其話音剛落,那股“嘩啦啦”的水流聲忽然大作起來,池底泉水噴涌的速度驟然加快,很快就填滿了大半座水池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股股白色霧氣也從翻涌的水面上升騰了起來,將周圍籠罩了進去。

    韓立心有所感,抬頭朝著上方望去,就見神殿穹頂之上,正有星星點點的白色光芒閃動,看起來似乎是一片燦爛星圖。

    他眉頭微微蹙起,與石穿空一起朝前邁出一步。

    這一步邁出,身前竟是陡然間物換星移,來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中。

    四周傳來陣陣絲竹管弦奏響的音樂聲,一個個身著華麗五彩衣裙的貌美女子,或在豐腴的胸脯前正抱著雙臂,或舉過頭頂在頸后反抱著一把白玉琵琶,一邊彈奏,一邊扭動著腰肢,跳著急劇異域風情的舞蹈。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江西快3走势图500期